2013年10月24日 星期四

《殭屍》



殭屍》這兩個字代表當《靈幻先生》、《殭屍先生》在「衛視卡式台」播第三十二次,你仍然會望著部電視機,這就叫作情義結。所以當大家聽見它回歸各大香港戲院,當然是希望第一時間去看看它變成什麼模樣。

這類「致敬電影」有兩種處理方法,一是將整部電影重拍,二是將固有的類型片變革或戲謔,較成功的名字有《92黑玫瑰對黑玫瑰》、《打擂台》等,最不堪回首的那部叫《鬼馬狂想曲》,甚至是早陣子同樣以「殭屍」為題的《殭屍新戰士》。雖然這種影片在賣埠市場擁有一定影響力,但要拍得好又要照顧以往的影迷,其實是件苦差。Juno卻為「殭屍片」負擔了這項挑戰。


電影的第一場戲,是送給我們這批「殭屍」影迷的,亂七八糟的癈墟貌結合熟悉的「鬼新娘」,已代表這隻《殭屍》不會再是1985年面世的那隻《殭屍先生》,這個安排只是給影迷感動及緬懷一番。主戲中,麥浚龍延續《復仇者之死》與《保衛戰隊》的黑色電影風格,影片的調子繼續沉重,不同的是男主角轉化為錢小豪,Juno退居幕後,專心顛覆茅山殭屍題材。
對於這部戲,我是萬分期待的,但觀賞完畢後,驚訝它是一部要慢慢消化的作品。在我而言,它有獨特之處,但很多影迷也激賞之際,我自己反而代入不到當中的世界,情況猶如我對《柔道龍虎榜》、《江湖告急》沒太大感受。威哥一向不太愛好過份悲觀的電影,明知Juno這次對《殭屍》混合這種風格,但可能《殭屍先生》對我實在太根深蒂固,一時間未能將自己調節到Juno的頻道中。

沒有了《殭屍先生》的喜劇感,Juno盡情將「殭屍片」蓋上黑色面紗呈獻給觀眾。以陳友口中的「生不逢時」為主旨。錢小豪曾是電影明星,卻有個不能見面的兒子;陳友、鍾發是末代天師,但「英雄無用武之地」,陳友更淪為大排檔老闆。片中多位人物,也諷刺地每人也帶著一個遺憾,隱藏了自己的問題齊集這地方,就算是樂於助人的鮑起靜、耀漢夫婦也無奈要行上這條崎嶇窄路,《殭屍》的起伏位也由他們所帶起。


Juno今趟的處理,其實與《保衛戰隊》有點類似,都是將大家的童年回憶解體再重塑。《保》用戰隊特攝片對「正義」生疑惑,主角李小雙(Juno自演)由希望走向望,母親(夏文汐)的支持成為他的力量,主旨較為正面,但執行上有點力不從心。

來到《殭屍》,Juno則用殭屍片對「家庭」生疑惑。錢小豪、惠英紅、鮑姐等由幸福走向路,一些看似理所當然的家庭溫暖,他們都瞬間失去。「殭屍」成為一種媒介,令不同的人物穿插,幫助他們釋放自己的悲痛。在一眾經驗老到的演員銓釋下,《殭屍》比《保衛戰隊》擁有令觀眾投入的一份可信性,加上監製清水崇的加入,電影中的寒意,更算是近年港鬼怪片最鼎盛的一部。

麥浚龍這部導演處男作,由找回一眾《殭屍先生》系列的演員陣容,看出Juno是誠意十足,而他的導演手法更是充滿潛質,尤其鮑姐與小紅姐的非凡演出,簡直令人難忘。
張貼留言

Translate